NFT存在“鄙视链”?盘点那些正在崛起的女性主题NFT项目

撰文 | Nancy 

不可否认,NFT已成为一种炫酷又低调的炫富方式。过去一段时间,包括NBA球星斯蒂芬·库里、美国说唱歌手Jay-Z、费城76人队Daryl Morey、香港明星余文乐和中国男歌手鹿晗等均大手笔出资购买NFT,并更换成为自己的社交媒体头像,迅速引发众多网友围观和热议。 

不过,仅少数NFT能被市场青睐,大部分NFT则是低价出售甚至且无人问津。面对各种风格各异的NFT,F2Pool联合创始人神鱼曾给出了投资逻辑,“买男不买女,买白不买黑,买怪不买人。”而有不少玩家也如是告诉PANews,这类NFT不仅更值钱,还更易脱手。 

那么,NFT的投资圈真的存在“鄙视链”?其实,这种投资字诀的出现市场早有迹象。近期,加密投资机构Galaxy Digital创始人Mike Novogratz近日也在推特上指出,CryptoPunks可能存在种族问题,“黑人Punk”的交易价格普遍比“白人Punk”要便宜。他还表示,“我非常了解这个市场如何运作,但我希望元宇宙会变得更好,而不是像当前现实世界里那样存在种族偏见。” 而根据Nonfungible.com数据显示,过去30天,销售额排名前十的CryptoPunks NFT中只有1个黑人Punk。

而售价最便宜的后50个CryptoPunk中,有16个均为黑人PunK,白人PunK却只有为4个。除了CryptoPunks外,如体素NFT Voxies似乎也存在相似问题。Opensea数据显示,售价最便宜的前十个项目中,白人NFT只有1个。 

对于这些情况,Messari创始人Ryan Selkis认为绝不是单纯的资产价值低估问题,它的确存在身份识别等问题。如在CryptoPunks中,实际上,白人会觉得如果购买了黑人Punk并用作自己的头像或其他身份标识,可能会造成人们误解,觉得他们就是黑人。当然,倘若少数族裔可以更容易地接触CryptoPunks NFT,可能也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有助于解决更广泛的种族问题。 “除了因为白人会购买白人PunK的原因外,由于黑人的经济实力并不强,因此需求也较低。”上述NFT玩家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抛开上述原因,不少NFT确实存在着种族问题。今年11月初,著名漫画家George Trosley的NFT作品Jungle Freaks走红,并得到了指环王演员Elijah Wood等支持,但不久后该创作者70年代创作的部分早期作品被挖出是带有种族色彩。而投资者显然对这种歧视问题并不买单,这也使得Jungle Freaks的价格急剧下跌,Opensea数据显示,Jungle Freaks的平均价格仅为历史高点的四分之一。 而除了肤色外,男性NFT似乎也更受市场喜欢

以CryptoPunks位列,销售额排名前二十中,仅有2个CryptoPunks NFT为女性角色;再例如演员徐静蕾Instagram参与的NFT项目Animetas,销售额排名前十中,女性角色NFT仅占30%。 其实,女性NFT销售量并不理想背后与女性玩家数量少不无关系。

研究机构Art Tactic近日曾指出,在过去21个月中,NFT艺术销售产生的资金中至少有77%流向了男性艺术家,只有5%流向了女性艺术家,这也印证了NFT市场中的男性玩家多于女性。 不过,当前市场中正有不少女性主题NFT项目正在崛起,PANews盘点了当前比较知名的相关项目。 

World of Women 

NFT存在“鄙视链”?盘点那些正在崛起的女性主题NFT项目World of Women部分NFT 来源:Opensea

 World of Women是由中东艺术家Yam Karkai手绘的女性头像组合成的NFT头像项目,共1万个,各自有独特的特征。该NFT的拥有者不仅可以解锁4000x4000高分辨率版本,还可以拥有商业版权。不仅如此,若玩家拥有带有特殊配饰的女性头像NFT,还可获得分享版权费和WoW基金利润的50%,以及有权建议让WoW基金购买价格不超过0.3ETH的NFT作品。

值得一提的是,World of Women将销售额的7.5%捐赠给现实世界的公益项目来支持女性。 Opensea数据显示,截至11月19日,World of Women地板价为2.4枚ETH,交易总额达2.48万枚ETH,拥有者数量达4600名。同时,World of Women的推特粉丝数超5.5万。 

Sad Girls Bar 

NFT存在“鄙视链”?盘点那些正在崛起的女性主题NFT项目Sad Girls Bar部分NFT 来源:Opensea

 Sad Girls Bar是女性艺术家Glam Beckett手绘的纯色、黑白的艺术作品,共计1万个。根据路线图规划,Sad Girls Bar将根据销售量在不同阶段提供各种服务,包括为持有者提供ETH和随机的Sad Girls Bar NFT赠品,以及计划将10枚ETH用于女性同伴支持计划“Women Side by Side”,为处于危险中的女性提供帮助等。 Opensea数据显示,截至11月19日,Sad Girls Bar地板价为0.05枚ETH,交易总额达1300枚ETH,拥有者数量达4300名。同时,Sad Girls Bar的推特粉丝数超1.3万。 

Fatales 

NFT存在“鄙视链”?盘点那些正在崛起的女性主题NFT项目Fatales部分NFT 来源:Opensea

 Fatales是基于以太坊、且托管在IPFS上的1万件随机生成的全女性数字收藏品合集。而曾被《财富》评选出的NFT领域最具影响力的50位推动者之一的2476(原名Artchick)也曾于今年8月推荐了Fatales,引发了大量关注,且遭到了疯抢,一度在1小时内销毁逾1000枚ETH。 Opensea数据显示,截至11月19日,Fatales地板价为0.01枚ETH,交易总额达3000枚ETH,拥有者数量达3600名。同时,Fatales的推特粉丝数近8000。

ENCRYPTAS 

NFT存在“鄙视链”?盘点那些正在崛起的女性主题NFT项目ENCRYPTAS部分NFT 来源:Opensea

 ENCRYPTAS是受到千禧一代和Z世代时尚和潮流影响,以纪念这一代女孩以及她们在这场加密运动中的作用,共计1万个。根据路线图,ENCRYPTAS将按照不同销售额推出艺术家合作空投活动、将销售额的5%捐赠给在科技领域赋予女性权利方面有相似愿景的慈善机构等。 

Opensea数据显示,截至11月19日,ENCRYPTAS地板价为0.016枚ETH,交易总额达143枚ETH,拥有者数量达3100名。同时,ENCRYPTAS的推特粉丝数超1.5万。 

Fame Lady Squad 

NFT存在“鄙视链”?盘点那些正在崛起的女性主题NFT项目Fame Lady Squad部分NFT 来源:Opensea

 Fame Lady Squad是首个女性头像项目,最初声称是由全女性团队设计的8888枚用以支持女性的NFT项目。不过,该项目被曝出背后是由三个俄罗斯男人操盘,且创始人还参与了Black Lives Matter、Cyber City Girls Club等数个NFT发行,随即Fame Lady Squad的背后团队被社区推翻并接管。 Opensea数据显示,截至11月19日,Fame Lady Squad地板价为0.09枚ETH,交易总额达2600枚ETH,拥有者数量达3500名。同时,ENCRYPTAS的推特粉丝数超1.3万。 

Women and Weapons 

NFT存在“鄙视链”?盘点那些正在崛起的女性主题NFT项目Women and Weapons部分NFT 来源:Opensea

 Women and Weapons是1万名与众不同的、美丽且坏的女性NFT集合,于今年10月23日推出。构成这些资产的逾200个属性是由著名艺术家Sara Baumann精心手绘的,需要数月的计划组装。Women and Weapons计划将所有收益的5%捐给非营利组织马拉拉基金,以便世界各地的女性能够获得教育,增强她们的领导能力,让知识成为她们的武器。                                            

Opensea数据显示,截至11月19日,Fame Lady Squad地板价为0.19枚ETH,交易总额达1600枚ETH,拥有者数量达4900名。同时,ENCRYPTAS的推特粉丝数近1.5万。 

Boss Beauties 

NFT存在“鄙视链”?盘点那些正在崛起的女性主题NFT项目Boss Beauties部分NFT 来源:Opensea

 Boss Beauties是一个1万个独特、独立且强大的女性NFT集合,用来访问独家虚拟事件等,旨在让“女性可以成为任何她想成为的人”。近期,Boss Beauty宣布与漫威合作推出系列NFT,以支持女性赋权。 Opensea数据显示,截至11月19日,Boss Beauties地板价为0.28枚ETH,交易总额达3200枚ETH,拥有者数量约4400名。同时,ENCRYPTAS的推特粉丝数超1.6万。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