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Holder 专访 ✖ 艺术家齐兴华

区块链投资机构 Mechanism Capital 创始合伙人 Andrew Kang:数字收藏品市场究竟有多大?答案是:比我们大多数人想象的要大得多。

数字收藏品可以代表很多截然不同的资产类型,除债券和房地产外艺术、音乐及游戏内饰品也可以用数字藏品表示。

TopHolder 专访 ✖ 艺术家齐兴华相比之下,收藏型数字藏品在今年迅速发展壮大成为一个以 10 亿美元为单位计算的市场,近期每日交易量超 1 亿美元。

数字收藏品正在为艺术家与藏家提供更直接的价值链接和交换方式,同时很多艺术家也在使用自媒体的线上社交属性。

TopHolder 是国内第一家将自媒体内容数字收藏化并形成交易的平台;在 TopHolder 上生成的社交化 数字收藏品,兼具内容与社交的双重价值,也为艺术的传播与流通带来了新的工具集。

齐兴华老师作为中国首位 3D 街画艺术家、四次吉尼斯世界纪录创造者、中国街画艺术节创始人。2005 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十五年间创作了 400 余幅街画作品,作品公开展览 200 余场;在国内举办 10 余次大型街画艺术节;与国际知名一线品牌收藏合作百余次。
TopHolder 专访 ✖ 艺术家齐兴华
齐兴华老师也是活跃在微博上的艺术家,他此次成为了 TopHolder 早期实践的第一批入驻者。

我们有幸邀请艺术家齐兴华共同探讨数字收藏品给艺术创作人带来的各种可能性。

TopHolder 专访 ✖ 艺术家齐兴华

TopHolder:关于创作,从地面 3D 到巨幅泼墨飞龙,您作品的题材和风格似乎有一些转变。这个转变是怎么来的?

齐兴华 :05 年我从央美壁画系毕业的时候,当时我就找了一个比较偏门的方向,就是街画。从 3D 画开始,我去了很多地方画画,一直做了大概 200 多张吧,后来也参加了像迪拜世界 3D 绘画艺术节。

也算是个契机吧,在迪拜展览的时候我就有一种感觉,大家虽然对我的画挺感兴趣的,因为这个画本身内容上存在一些具有中国特色的,像熊猫啊什么的元素。但是我自己有个横向的比较,我是觉得在 3D 画的那种绘画语言里面,还是西方的一种文化语言。我觉得可能我们自己的民族性,东方的民族性并没有表达得非常好。

然后我就一直思考这个疑问,正好我回国的时候有两个电视广告片的拍摄,当时导演就说请我来画一个画。大概 4 米多高,有快 10 米那么长。因为录制节目,每一分钟都是在花钱。所以他给我的时间就只有 12 个小时,那么我就必须得采取一些比较非常规的方法,可能过去我就拿刷子比划,但那一次我就只能用大的滚布拖布,这样铺大颜色就快。

铺完之后我就拿笔站着这么画,导演在这拍,拍了两小时,我还是站着画。他说齐老师这不行,你老站着的话,我们左拍右拍都是一个角度。我说你说怎么样拍?他说齐老师这一桶颜料你给我泼上去吧。行吧。

哗的一泼,他说太好了,镜头感太棒了。然后就是各种角度泼颜料,大笔蘸着颜料一抡。然后我再看这画,它确实出现了跟拿笔画不一样的感觉。

所以我就开始把这种边画边泼的方式,慢慢地去进行自我总结。这种方式有一种随机性,尤其是有像这种爆炸感的线条,是很难用笔触可以直接去表达出来的。你真的拿笔画出来那个线是死的,但是你泼出来那个线,它是很自然的那种灵动,是有力学美感的。
TopHolder 专访 ✖ 艺术家齐兴华《乾·天行健》4.5x4.5m 墙面丙烯

TopHolder:那您接下来的创作,有什么样新的序列产生?

齐兴华:是这样的,随后我就展开了这种泼墨式创作。研究出来这种画法之后,你也看到到迄今为止,其实我的画的内容还是非常广泛的,从熊、鹰、马、龙、虎、鹤什么的,(中国元素的)东西还是挺多的。像山水什么的也有很多。但是我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面,可能会相对比较集中的去以龙为主的这种创作。

TopHolder:那么这个龙的形象对您有什么不同的意义?

齐兴华:其“龙”从小对我影响就非常深刻,因为我的家乡在黑龙江。所以,我就一直认为我们这个地方的“江”里面,它就是有“黑龙”存在的。从小这种有崇拜龙的潜意识就会很深,尤其咱们华夏文明是龙的传人。随后我从黑龙江来到北京,还被大家起了一外号,就叫“黑龙”。就更深的影响了我。我也把我的英文名写成:“Hey Loong”。
TopHolder 专访 ✖ 艺术家齐兴华《紫气东来》5x5m 墙面丙烯

TopHolder:提起黑龙,红色和黑色在您作品中占比很大,请您谈谈作品中的这些色彩意义是什么?

齐兴华:其实我可能说上大学或者上大学之前,我对中国画的体会非常深。因为从小家里的文化氛围比较浓厚,所以我们家从小就有这种教育,也比较着重来培养我画中国画。所以对于墨,我还是比较有感情的。我是觉得我画什么东西,如果拿墨来画,我觉得还是比较清楚的。

所以我画的东西里面我比较愿意用墨色来画,就是黑颜色的。你看主体物往往来讲是以墨为主,然后整个画面完全就是一个黑白的,它是失去一些情绪表达的力量和张力的。所以我就采用了一些红颜色比较多的元素去画。

我觉得这样它就会有比较血性的那种情绪表达,有种英雄主义,而且充满生命的活力。这可能就是我愿意展现的东西。
TopHolder 专访 ✖ 艺术家齐兴华《狮子》3.6x1.8m 画布丙烯

TopHolder:想问一下您的这些创作都非常有创意,想知道你平常的那种创作灵感是如何收集的?

齐兴华:实际上从专业层面来讲,无论是做设计还是做艺术或者做音乐的人里面,我觉得可能都没有“灵感”的这个词。包括我上大学,包括我遇见的很多人,其实我们专业做这个来讲是没有“灵感”这个词的,为什么说没有?

是因为我们每一天都在想这个事情,就每一天无论是吃饭睡觉还是看电视,或者逛街,我每一天脑子都是在想这个东西怎么画。所以更多的可以说是一个累积性的推导。比如说这张作品,我可能构思过程就是首先想画一个特别有奔放有力量的东西。那么力量的东西我选择什么?我可能选择了马,然后马跟什么结合,我感觉跟龙来结合组成一种龙马精神。

那么你看它这是一个推导过程,所以可能更多的画家灵感的形成来源于推导的过程。其实很少有说突然有灵感了怎么样的,就是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更多的还是推导。
TopHolder 专访 ✖ 艺术家齐兴华《龙马》3.6x1.8m 画布丙烯

TopHolder: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关注数字藏品的?

齐兴华:我大概应该说是三年前,我有一些搞区块链技术的朋友,给我推荐过一些关于数字收藏品的文章。但是当时国内是没有人在做这个事情,所以我那会儿就没有继续去关注这个事儿。最近我整体了解了一下,觉得它其实无非就是一个加密技术。

举个例子,就是我们现在做的艺术好比是传统照片,那么数字收藏品它无非就是电子照片。传统照片来讲就是你有获得感,但是传播不便利,但是电子照片那就是传播很便利,而且永不褪色。

之前的纸质到数字影像时期,其实有点像我们现在所出的数字收藏品时期。我们现在还在把一张张的这种传统画去扫描成电子版,然后再做成数字藏品,再去网上交流,跟我们当年用纸板、照片、扫描仪扫成电子版,然后再发到互联网上,其实是一个道理,我觉得这个道理是一样的。

那么曾经还有很多公司做过这样的一些软件,或者是衍生品,就是把用数码相机拍的照片,上传到他的个人 App 或者小程序上,可以打印出实体照片让他寄给你。但是所有做这些 App 的人都死了,因为在他的印象里面,数码照片它终究不是一个不好保存或者易损的物品,肯定有大量的人去需求,然后把这个照片洗成实体照片。所以他们都会预测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所以很多人在开发 App 或者是像百度网盘相册什么都有提供打印服务,但实际上最后你会发现打印服务最后被大家整个抛弃了,没有人去买这个单。所以其实我觉得未来艺术的也是一样的。

TopHolder:您参与了 TOPHOLDER 平台的数字藏品发行尝试,您认为数字藏品会成为一种新的创作媒介或艺术形式而产生价值吗?

齐兴华:我们要知道画所指的并不是这张布,画所指的是画布上所承载的信息,也就是图像,也就是这个图像所承担所展示出来艺术家的想法。这个信息图像是核心,而这个载体并不是核心。也就是说这本书,我们现在的实体书本身并不是核心,就像书和电子书一样,电子书没有必要还原成实体书,它可以还原但它没有必要。我最终写的目的不是要写一本实体书,而是我要传递这个信息,我只要把信息传递出来了就行了。

所以我觉得对于艺术家创作来讲也是一样的,最终你是要传递你所要传递的信息,而你所画的这张画它其实只是个载体。有价值的并不是载体本身,最重要的是后面的表达。而实体的话好处是有获得感,但是它最大的弊端就是交易摩擦太大了,中间会有一些耗损,对中间的耗损太大,从经济学来讲就是交易摩擦太大。

那么也就是说有人想买我的画,我得想怎么样把这个东西打包邮递给他过去,他还要等着,他还有可能担心别在运输途中出现问题,拿不到画怎么办。而且他还要考虑我拿到画,这么大一幅,我怎么样挂墙上,从墙上掉下来怎么办?我搬家的话我怎么拿走,或者说这话 20 年以后他会不会就发霉了?这都是非常巨大的问题,但是如果他买一张我的 NFT 他不会考虑这个问题,他所买即所得,他只要买了瞬间就到账了,他也不用考虑任何保存问题。

所以我觉得可能未来的艺术品交易,大胆预测一下,我认为可能 99.5% 都是数字藏品的艺术品交易。只有那种我真的需要实体挂在这儿,我有功能需要才需要这个画。如果没有功能需要就是投资需要的,所有投资收藏,或者自我喜好的这种收藏,我觉得应该是绝大多数,应该都会选择数字藏品的这种方式。

TopHolder:对数字收藏品和艺术以及社交媒体的融合,把作品发到微博上,然后把微博生成数字藏品,这种社交化 数字收藏品的创作形式,它能给艺术家和艺术创作带来哪些新的可能性。

齐兴华:我觉得可能最大的好处就是使得艺术家的微博或者是微博本身增值,这可能是带来的第一大好处,而且现在来讲,这个方向还是比较便捷的,容易实现的。

它解决了一个展示的问题。比如说我的艺术品,我的画。比如说我做了 20 个 数字藏品,结果你把二十个买走了,但是你只能保存在你的密钥钱包里,其实你是无法展示出来的。

但是微博数字藏品它有个最大的好处就是,我们构想当你买完之后是展示在「我的社交化数字藏品」里边的,它有一个权属,证明这条微博是属于你的。微博社交化数字藏品最大的好处解决了一个展示问题。

主持人:那么非常感谢齐兴华老师能抽出宝贵的时间来参与此次专访,这次真的是给我们带来了很多艺术上的感悟和启发,也增强了大家对于 NFT 社交化无限可能的向往。

齐兴华:谢谢,TopHolder 未来是有无限可能的。

图文提供:齐兴华工作室;
责任编辑:李依霖陈晓竹;
主持人:刘军、陆乔筠

TopHolder 首席推荐官:

大家好,我是 TopHolder 的首席推荐官,我将为大家发现一些有价值的社交化数字藏品随时推荐给大家。

艺术家齐兴华微博数字藏品作品主页:
https://topholder.cn/creators/1530262710

微博数字藏品推荐:

1、齐兴华 X《守护天地间》
TopHolder 专访 ✖ 艺术家齐兴华
2、齐兴华 X《御风》
TopHolder 专访 ✖ 艺术家齐兴华
TopHolder 小助手:

大家好,我是 TopHolder 小助手,关于 TopHolder 的任何问题都可以联系。
TopHolder 专访 ✖ 艺术家齐兴华

新浪微博:
@TopHolder 头号藏家
https://weibo.com/u/7649053360

了解 TopHolder:
https://topholder.cn/

申请成为 TopHolder 创作人:
https://topholder.cn/creators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