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与核心:读懂 DAO 的生态现状与变革潜力

DAO 的出现同时代表了机器与人、平台与产品、大众与核心这三组关系的转变。

原文标题:《DAO 的革命:大众与核心》
撰文:陈丽姗
编审:于百程

大众与核心:读懂 DAO 的生态现状与变革潜力

2016 年 4 月,众筹达 1.5 亿美元,史上首个去中心化的组织 The DAO 出现,其作为开源的分布式软件存在,开展风险投资基金。但在 2 个月内,该公司却被黑客入侵并解散。此次的失败并未熄灭后人探索的热情,近几年,海外 DAO 组织形式已经初步形成规模。作为一种企业组织形态的创新,DAO 受到了不少关注,但同时,对其可持续性以及安全性的质疑不绝于耳。在巨头企业纷纷寻求变革的转折点上,DAO 又将该何去何从呢?

「颠覆性的力量都是蹑着猫步而来」。——前英特尔 CEO Andy Grove

DAO 的定义

DAO 即 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Corporations,中文意思为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理解这个概念,需要从其三个组成成分进行分析。

去中心化(Decentralized)

与现在常见的组织管理形式相比,DAO 存在明显的去中心化特点。但中心化与去中心不是非此即彼的,许多的 DAO 组织也或多或少的依靠中心化开启或者维持,并未做到绝对的去中心化。因此,从自由度的角度来理解更加准确,即展现出明显具去中心化尺度的组织。

自治(Autonomous)

与传统「自上而下」的管理模式不同,DAO 的「平面管理」和「自治」属性更加突出。所有代币持有人都能够参与提案和投票决策。从所有权的角度来说,DAO 属于投资者、开发者、用户、供应商、合作伙伴等所有利益相关方。从这个角度上理解,自治指 DAO 属于能够为其创造价值的所有人。

组织(Corporations)

通常,DAO 被视为一种去中心化的公司。固然,从公司的层面去理解 DAO 更具商业和现实意义,但我们需要明确 DAO 并非某个具体的组织实体,而是一种通用的组织形式。DAO 不仅可以是公司,还可以是任何需要人类参与的组织,如合作社、网络平台、社区等。

DAO 的构建与生态

了解如何构建 DAO,我们需要了解以下五个要素。

触媒式人物:每个去中心化组织都存在同样的模式,即一个触媒式人物使一个去中心化组织运转起来,然后又将组织的控制权交还给成员。

信仰:不只是自由和信任,能把一个去中心化组织凝聚在一起的力量是信仰。

平台:中心化组织依靠互联网提供开展工作的平台。

圈子:去中心化组织会形成特有的圈子并将权力授予全体成员,该圈子对革新活动有极强的适应能力。

斗士:区别于组织者或联系人,斗士更像是销售员,并会围绕当前的议题专职展开工作。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DAO 的产生不是简单的对公司制的改良,或是公司权利的下放。而是需要技术水平作为基础条件,需要特定时代涌现出来的追求和信仰,以及帮助实现变革的触媒式人物与维护的斗士。因此,每个特定的 DAO,我们都能从技术、文化以及历史等维度找到特定时代的背景故事。

目前,各类 DAO 组织已经初步涌现,并开始了生态系统层面的扩张。参考《DAO:吸收互联网》(The Generalist)一文,筛选出目前已经构建出强大产品团队的组织后,DAO 能够被分为以下 8 类:

  • 协议 DAO:以去中心化为特点,通过构建和执行协议进行运作的公司

大众与核心:读懂 DAO 的生态现状与变革潜力

  • 社交 DAO:以共同的理念为基础,旨在创建一个强大的社区

大众与核心:读懂 DAO 的生态现状与变革潜力

  • 投资 DAO:类似基金,通过聚集资本和投资者,部署投资计划

大众与核心:读懂 DAO 的生态现状与变革潜力

  • 资助 DAO:激励开发预先存在项目之外的项目,旨在构建更广泛的生态系统

大众与核心:读懂 DAO 的生态现状与变革潜力

  • 服务 DAO:类似「人才聚合器」,将可用于某些项目的人力资本聚集在一起

大众与核心:读懂 DAO 的生态现状与变革潜力

  • 媒体 DAO:协作制作公共内容,包括涵盖的主题类别以及资源管理等

大众与核心:读懂 DAO 的生态现状与变革潜力

  • 创作 DAO :类似粉丝群体,为支持偶像、创作者或艺术家的组织工作

大众与核心:读懂 DAO 的生态现状与变革潜力

  • 收集 DAO:围绕某些资产或者收藏品将收藏家联合起来,常见如 NFT

大众与核心:读懂 DAO 的生态现状与变革潜力

大众与核心

参考《人机平台:商业未来行动路线图》,该书指出了数字经济时代下三组正在转变的关系,即机器与人、平台与产品、大众与核心。人工智能的出现解放了我们的双手,且开启了自动进化的模式,并已经参与到生产、设计、决策等全过程。商业模式上,产品转向平台也成为一种趋势,社交、购物、音乐、地图等各种应用以平台和网络的方式成为主流,亚马逊、腾讯等平台公司在「无形」中成为巨头。而数字经济时代的下一个潮流正向我们涌来,即大众与核心。通过去中心化的组织模式,公司属于每个贡献者。

DAO 的出现同时代表了机器与人、平台与产品、大众与核心这三组关系的转变。通过写入代码与自动执行的智能合约,DAO 有一套自己的运行逻辑与自动执行的能力。通过建立平台的模式,DAO 支持各参与者参与决策与执行。但其中,去中心化的变革是最引人瞩目的。

对去中心化的向往发自我们内心深处,人类对自由与民主的向往是与生俱来的,解脱自然的束缚过程中我们见证了科技的日新月异,追寻平等和民主的浪潮减少了种族、性别、阶级带来的束缚。以公司为代表的现代组织经常被视为剥削者,而当越来越多的利润越来越集中于越来越少的大公司,一场企业组织形态的革命已经开始了。

在探讨中心化组织与去中心化组织的区别时,《海星式组织》一书中给出了精妙的例子。「乍看之下,蜘蛛与海星外观很像,都是从中央的躯体长出几条腿。但是两者截然不同:砍掉蜘蛛的头,蜘蛛就死了;但如果把海星切成两半,你会看到两只海星。」

将去中心化组织比做海星,我们能够看到 DAO 组织区分于传统企业的特点:

与传统企业相比,DAO 的凝聚力更强。依托网络的无边界合作打破了时空限制,DAO 组织有更加广泛的人脉和视野;企业以公开软件的形式存在,组织透明度确保企业不存在内部欺诈的现象,组织内的信任度被大大提高;参与者拥有所有权的无层级的组织模式使得每个人都是公司的所有者,这种与自己的利益挂钩的组织形式更能够激发参与者的热情;参与者作为企业组织节点,在通证的激励机制下,更愿意发挥个人的优势,这带来了强大的协同效应。

另一个明显的优势是成本低。新的筹资机制,即代币发行的机制筹资具有快速和准确的优点,投资者即所有人的模式吸引了大量认可项目的投资者;代币运行的机制同时支持无信托基金管理,这意味着信托成本的大大减少;组织的治理、激励与收益分配机制都按照算法所有权分配,且规则通过区块链置于链上,这在保证内部公平竞争的同时也减少了传统企业分配利润的时间和金钱成本。

黑客、去中心化与民主

谈到去中心化、自由、代码执行的 DAO 组织时,人们总是感到焦虑与不安。确实,在公司制组织仍然在扩展与壮大的同时,DAO 组织形式存在让人无法忽视的缺陷。

黑客风险

The DAO 的失败还历历在目,在黑客盗取了其三分之一的以太坊后,其选择了通过以太坊硬分叉的方式告终。有意思的是,黑客是「公开合法」地作案,即在透明的运行模式中,通过代码合约的漏洞拿走资金。如今,The DAO 的宣言仍如雷贯耳,「这个实体不存在于任何地方,同时又无处不在,并依照不可改变的代码的毫不动摇的钢铁意志行事」。啼笑皆非的是,黑客并没有违反这种钢铁意志,反而是「硬分叉」的做法违反了其运行的规则。

DAO 以编程算法和智能合同作为其公司运行的逻辑和规则,但无论多么具有预见性,一套完整和算法和一份完美的合同是不存在的,而没有感情的算法和合同更容易成为黑客攻击的对象。「不完美合同」的悖论使得如何解决黑客风险成为 DAO 模式必须要克服的问题。

去中心化

去中心化是 DAO 最具创新的突破,但实现去中心化似乎与人类喜欢控制和干预的天性互相冲突,代币治理的理想模式在现实中也备受质疑。一方面,DAO 的本质还摆脱不了股东制,即大股东具有更高话事权,DAO 的投资者能够通过购买代币形成凌驾于他人之上的优势,从而在组织发展的过程中享有更大的话语权,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去中心化是难以实现的。

另一方面,以 The DAO 为例,其创立和结束的方式是充满矛盾的,以去中心化为旗号在历史中脱颖而出,而在面临黑客攻击时却采用了人类最擅长的「中心化模式」收场。做到绝对的去中心化,我们似乎还缺乏勇气。

乌合之众

「群体只知道简单而极端的感情 ; 提供给他们的各种意见、想法和信念 , 他们或者全盘接受 , 或者一概拒绝。将其视为绝对真理或绝对谬论。」——《乌合之众》

DAO 的本质就是一个由许多个人组合起来的群体,在讨论公司制不民主的种种弊端前,请扪心自问,民主群体做出的决策就一定是好的吗?事实是,群体中的个人会表现出明显的从众心理,更甚,道德和法律往往在狂热的群体活动失去约束个人的能力。

从民主群体到乌合之众,大多数人的糊涂在历史上并不少见。当将民主的理想进行偏执和专横的宣扬,乌合之众会将现有的秩序打乱。因此,民主的追寻需要以现实为基础,如何在民主与专制之间寻求一个最佳的平衡,比单纯的理想主义更有意义。

黑客、干预与偏执,在这种种缺陷暴露后,仍有无数前赴后继的人为打造一个平等的组织形式继续做出努力。而 DAO 在未来会是呈现出怎样的形态,这个问题在今天更具现实意义。在数字经济时代,区块链已经成为不可或缺的底层技术基础,NFT 作为一种数字形式的通证正在被广泛接受和探讨,元宇宙的世界正在被开疆扩土。而 DAO,作为一种去中心化、依靠网络和数字发展的组织,不免存在太多的想象力。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